天天小书屋 - 科幻小说 - 无梦天书在线阅读 - 第11章 阴谋败露

第11章 阴谋败露

        第11章阴谋败露

        夕阳完全消失在听雨楼时,我不安本分的天性又开始作怪。趁娘不备,我又一次溜了下去。听雨楼后便是二娘和弟弟住的望月轩,中间连着一座恢宏的大殿,名字却叫“掸花亭”。下午二娘说晚上将在那儿摆家宴,那时爹爹也会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迫不及待想去那儿看看,便沿着采菊的小花庭抄近路过去,还未到掌灯时分,狭小的天井分外幽暗。我脚下突打了个趔趄,一下子载进草丛中去。不禁地暗暗叫苦,正想爬起来,不远处角廊里鬼鬼祟祟过来两个人影,在我身前的暗廊凹槽里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人看见?”只听一个女子晦暗的声音,我微微抬头,识得那人正是二娘的丫环杜珠儿,她面前的一个大汉却正是牢头童老大。只见童老大嘻皮笑脸地凑上前去,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,邪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做事你放心!这副十零散的方子,我分开来在四家药铺抓的。天皇老子也猜不出配方来。分量算得很好,保证那一大一小喝上一小口就没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就最好,你可给我管好你那嘴,否则有你好果子吃!”杜珠儿半是吓唬半是警告地说着,将一个小纸包接过来放进怀襟里,我正在疑惑他们那话的意思,眼前竟然出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。童老大坏笑着拦上手去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姐姐,让我来帮你放吧---”他说着,抄到杜珠儿左边,右手环住她腰身,左手径直伸进了她怀襟里。且听杜珠儿发出一窜放浪的笑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人童老大!你又想占我便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礼勿视!”我想起爹爹教过我的古礼训节,哪还能看下去,双眼一闭将头埋进草丛,一颗心儿别别跳,脸颊也不自禁地火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------快住手呀,叫人看见!”杜珠儿说着推委的话,音调却更加放荡,我心中大叹:“唉——非礼勿听!我还是把耳朵也堵上吧。”我正想抬手捂耳,却听他二人停止了调笑,童老大突而一本正经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姐姐呀,夫人若想除掉那一大一小,白天捉住时弄死不就得了,干嘛还弄什么十零散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啦,别看那卖酒女人土里土气的,心却鬼着呢。晌午那下了毒的饭菜就叫她看出门道来了,这才带着那小的逃出去。本想捉住了,硬扣个小贼的名给乱棍打死,可她却县太爷元配太人地乱喊一通,府里上下那么多人看见听见了,夫人怕传出去有损她和老爷的名声,这才使的缓兵计,晚上趁家宴,用十零散一并儿毒死了他们!就说是暴毙,往荒山野岭一丢就神不知鬼不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夫人的心计可真是叫人佩服啊!”童老大不无唏嘘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呵呵呵------你是想说,最毒妇人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不毒我,夫人想毒谁去,我可管不着---------”他二人一搭一唱调笑着,绕过角廊,消失在暗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觉得麻木的双腿早已不是自己的,趴在草丛中半天起不了身,心里填满了不可思议地恐惧:“不行!我得回去。我一定要去告诉娘!”我咬了咬牙,终于撑起身来,跌跌撞撞跑回听雨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?你上哪儿去了?是不是哪儿又不舒服了,脸色这么难看?”娘见到我喘得面无血色地回来,急忙蹲下来端详我道。我已吓得语无伦次,牢牢扯住她的袖子,喘息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娘,我们----我们快走吧,二娘她,二娘她买了好多十零散,要----要害死我们呢---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零散?是什么东西啊?”娘皱起眉,不解地望着我。我正不知该如何解释,楼下传来侍女的唤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奶奶,宝少爷!二夫人叫您们去掸花亭赴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到那催命般的叫声,突而一口气提不上来,直挺挺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!宝宝你快醒醒!”娘又一次被我意外的昏撅吓到了。然而,这一次我并没有真正昏过去,只是意识一刹间迷糊了一下。当完全清醒过来时,一种不曾有过的“使坏”念头突然驱使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起来!只要我‘昏迷不醒’,娘就不能去赴宴了!”心念甫动,我紧紧闭着眼睛,全身肌体放松,装出一副昏倒的样子,任由娘怎般推攘,坚决不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“我是一个坏孩子吧?娘要是知道我骗她,会不会很生气,很伤心呢?”正当我矛盾地自我挣扎着。楼梯被人踩得咚咚响,随着丫环急步的小跑,一个男人心急火燎的声音猛得擂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秦酒娘!你们——你们怎么会在这儿,还不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熊雄?你----”娘显然还没从我昏倒的意外中调整过来,错愕的声音带着颤:“你----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---我说叫你们滚!滚得远远的!我今生今世---都不想再见到你们了,你---你带着宝宝,赶快滚出我家,有多远给我走多远!!”是爹的声音,我确信是他。可他嘴里这些绝决的话却和吞吐闪烁的语调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的空气突然凝滞,娘一动不动地抱着我,连呼吸声都停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----你说什么?你要赶我们走----”娘半天才回过神来,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微微睁开眼,见到一脸焦虑的爹站在我们面前不停地皱眉抿颊,还时不时偷眼向四周扫顾,仿佛在害怕着什么。听到娘这样的声音,忽然用力咽了一口口水,直起脖子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秦酒娘,我实话跟你说吧!我现在已经是堂堂的一县之主了,不再是你们秦家的‘倒插门杆子’!你看看你,面黄肌瘦残花败柳,还带着个奄奄一息的酒痨孩子,你们留在我府里,传了出去,会让人见我的笑话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——”娘无力地点了点头,幽弱的声音带着悲凉:“你是嫌弃我们母子配不上你这一县之主了?”娘的嗓音越来越深沉,抱着我的手掌却突而充满了力量,蓦地,她挺直了胸膛朝爹悲愤的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你为什么还要派人接我们回来?你觉得这般羞辱我,羞辱宝宝,羞辱你自己很有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---我哪有接你们来,我不是叫你们赶快走的嘛---------”爹爹还是在娘的责问下露出了愧怯,居而开始孩子般跺起脚来,把头乱甩:“哎呀,我---我跟你说不清楚了,总之,你们快走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----”娘还来不及揣摩爹的意思,楼梯口已潮水般涌上一群人。一个高傲而尖锐的声音剑般刺到: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我的心咚地一跳,眼前冰山般漠立着的,不正是二娘林子兰嘛?

        “子----子兰!我已经对她说清楚了,她也已经答应走了,你----你就放过她们,叫她们走吧!”爹见到二娘,脸色骤变,急急忙忙赶上去央求,谁知他话未说完,眼前紫云斜掠,厚实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二娘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你个熊雄,你腰板硬了,敢跟我顶嘴了是不是?你别忘了,你这个县太爷是怎么当上的!你现在的锦衣玉食,是怎么得来的!!”在她的狂嚣声中,爹爹居然捂着脸,大气都不敢出。二娘镇压住爹爹后,得意地逼视我们母子,咯咯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秦酒娘,我来告诉你一切吧。把你们骗进府来的,不是熊雄,而是我!而你进了我家的门,就再也-----别想出去了!!”她伸出一只惨白削瘦的手,冷不丁地在一脸怔愕的娘的下颌顶了一下,啧啧假叹道:“好可惜呀,可惜了这么美的脸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周围的空气被搅动起来,只见两个面如死灰的大汉不声不响从二娘身后窜出,迅速逼到了娘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想干什么?”娘惊恐的叫声中,我猛地挺起身来,双手同出,抓住了一只抻向娘胳膊的手臂,也不管它是谁的,张嘴便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呀,小蓄牲!”随着一声惨叫,一股大力撞来,将我向后甩出,双方陡然冲开了。娘见我醒来,又惊又喜,慌忙抱住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!宝宝——”她怕失去我般将我抱紧。返身来朝爹爹跪下恳求道:“熊雄,求你不要抛弃我们母子!宝宝经不起风霜之苦了,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大夫说他活不到十岁了。求你看在他是你熊家唯一的根苗的份上,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,不要赶我们走!让宝宝留在这儿吧!只要能让宝宝活下来,我可以为奴为卑,给你当牛做马!!”她想要抓住最后的一线希望,跪着向前,扯住爹爹衣袖,不停地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娘为了我,已经放弃了所有挣扎!羞辱,或是肉体上的苦累,她都能承受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休想!”二娘绝决的声音魔咒般响起:“我告诉你,熊家唯一的根苗只有我的儿子熊大成。我才是他的夫人!而你们,根本就不应该存在!”她森冷地扬起头,朝身后使了个眼色。二名大汉再度冲上来,迅速揪住了娘的臂膀,向后扭转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另有一双大手反剪住我手臂,将我和娘瞬间分开,我惊恐地大叫着,回头看时,捉住我的竟是那童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小东西,今天可没有酒喝了,今天叫你俩喝更好的东西---”他那张扭曲的脸,每一寸肌肤都在丑陋地跳动。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一种从所未有的恐惧填满了我的思绪,我的身子居然不听使唤地失去了所有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我惶乱的视野中,一个来自地狱的恶煞赫然出现——杜珠儿!毒火般的红衣,张扬冷酷的笑脸,手上的扎盘里,两大碗褐绿色诡异的液体!——十零散,只要一小口,就能致人死命的十零散!

        “娘!娘——”我本能的向娘呼救,却居然说不出心中的恐惧来。娘已神志昏乱,异样激动地乱挣乱撞,无奈被两个壮汉牢牢控着,迅速地消耗着体力。